埤頭國中

  民國五十一年 ( 西元一九六二年 ) , 縣立溪洲初中埤頭分布奉准成立 , 籌備主任王學炎先生 , 五十二年招收新生兩班 , 五十四年埤頭初中獨立 , 王學炎先生為第一任校長 , 五十五年第一屆初中畢業生畢業 , 至五十九年 計有五屆初中畢業生 . 五十七年政府實施九年國教 , 六十年即為國中部第一屆畢業生 , 今年則為第三十二屆 . 五0年代是台灣農業經濟之社會結構 , 鄉民大部份以務農維生 , 種水稻及甘蔗 – 甘藷 , 主要運輸工具是牛車 , 個人交通工具是腳踏車 , 稻子收成以人力收穫 , 收割班約二十至三十人不等 , 中餐由地主提供 , 必須有兩 人挑四個大菜籃 , 把飯 – 菜 – 湯 – 碗筷送到田間 , 稻子收割裝入大麻袋以牛車運回 , 篩去稻葉草屑再曬乾 ( 約十到十五天 ) , 再用風鼓車鼓風濾灰塵雜質 , 然後收藏 , 整個區域收成時間約一個半月 , 今之割稻機則三到五天即完成農忙期 , 真不可同日而語 .

  甘蔗則以原料甘蔗為主 , 當時製糖業如日中天 , 政府政策仍外銷海外賺取外匯發展經濟 , 那時吃原料甘蔗是違法的 , 經蔗警告發 , 則罰三十元 .當時課餘之暇 , 我們必須放牛在火車鐵道兩旁或田間小路 , 看著台糖小火車運送甘蔗 , 冒著一縷縷黑煙的火車頭拖著五 – 六十節原料甘蔗台車到溪湖糖廠 , 一天約十五班次 , 有時火車速度慢些 , 我們便追著火車偷抽甘蔗 , 然後跑 , 而蔗警則在後面追 . 有時車速快 , 我們便用竹竿以鐵絲作一圓圈圈拉下一整捆甘蔗 , 蔗警在最後的車廂 , 不敢跳下 , 以切成一小節的甘蔗丟擲我們 , 我們便以石頭反擊 . 想起當時景況 , 實在也很野蠻 , 每當我看到火車冒著縷縷炊煙奔馳在軌道上 , 我似乎看到一股美好的榮景 , 就在我們的未來 。

  村庄鄉間的居家生活衛生條件頗差 , 幾乎每戶人家皆養牛 – 豬 – 羊 – 雞 -鴨 – 鵝 , 家禽成群漫步漁村庄路上 , 滿地屎尿 – 牛糞等 , 國小低年級及幼稚園小朋友常在路旁大小便 , 小朋友罹患蛔蟲機率很高 。

  合興街上只有斗苑路合興宮前的一百多公尺是柏油路面 , 其餘包括彰水路都是石子路 , 今之主婦超市是前富山戲院 , 以西的南北兩側皆為水田 , 今之市場為一大魚池 , 郵局以東之斗苑路除了農會及公所以外 , 亦為是農家及稻田 .

  民國五十二年九月我們初中第一屆同學暫借合興國小禮堂上課 , 以簡單蔗板隔間 , 一年來的上課是聲息相通 , 五十三年五月同學們以腳踏車 – 牛車搬運桌椅到新學校上課 , 當時學校是禁葬墓園 , 以蓋兩間教室及一間辦公室在墓園中 , 教室四周皆是無主墳墓及已揀骨而未填平的墓穴 , 荒草漫生 , 崎嶇不平 , 我們的自修課 – 童訓課 – 體育課常挪為勞動服務 , 搬土填校園 , 休閒時間即下課時間 , 除了上廁所外 , 便站在教室走廊看風水師撿骨 .

  華年行雲倏忽已屆三十七載 , 歲月之流逝如過隙白駒 , 實在感到不寒而慄少年時代我也曾經擁有 , 亦有過美麗的憧憬 , 憮今感昔 , 卻有許多感懷 – 無奈與惆悵 .

人生苦短 , 歲月永恆 , 生命只是歲月中滄海一粟 , 個人生命中理當有所為有所不為 , 不為勢劫 , 不為利誘 , 不為富貴淫 , 不為貧賤移 , 不為威武屈 , 每人的生命中必須有一個底線 , 這個堅持就是人格與尊嚴 .

  埤頭國中數十年在彰化縣教育界佔一席之地 , 絕不是偶然 , 亦非浪得虛名 ,升學 – 秩序及各種縣內比賽 , 常名列前矛 , 舉重健力更是世界之冠 , 馳名海內外 , 洋人為之側目 , 這是我們埤中人的驕傲 , 是每一位師生共同努力的果實 .

  今日我以埤中為榮 , 明日埤中以我為榮 ] 這是我們埤中的創校名訓 , 少年學子們 , 讓我們攜手同行 , 邁向光明的未來 .

學校基本資料連結:埤頭國中
學校網站:連結
FB 粉絲團:連結